德赢_愿望消费能实现所有胡想,只不外都变了质

时间: | 来源:德赢官网 | 作者:德赢

几近所有的现代病都能跟消费步履挂上钩,我们在其中精疲力竭,又乐此不彼。这类轮回往来来往事实是为什么?消费在我们的生活而言,事实意味着什么?在消费者权益日里,我们有需要辨析一下在“购物”和“剁手”背后的一些根底的消费概念,我们事其实买什么?今天分享读库“哲学系”译丛《梦》里面的一篇文章,用很易读的措辞,帮我们看清欲望和消费的骗局。

保罗和奥雷利恩在杂志上看到一则最新款手机的广告,他们为产品的超卓外不雅观和新功能陷溺,想拼尽所能具有一部。对奥雷利恩来说,这只是一个梦,因为这款手机的售价太高。但保罗抉择最早存钱,换掉落自己的旧手机。

广告常给我们造梦,让我们产生一些盼望。我们认为具有这样或那样的一件物品,能够终结自己的不满,带来一种抚慰与内在的和善。身外物对我们的幸福来说,恍如是不成或缺的,我们认定它们能够满足自己最内在的盼望。但这难道不矛盾吗?一条针对数百万读者或不雅观众的广告专为你建造?事实是一种深度的贫乏注释了我们的盼望,还是一张美丽的广告海报激起了盼望?

经过进程使我们相信自己是欲望的制造者,消费型社会创作发明了越来越多新的欲望:我们胡想具有那些他人狡计让我们采办的物品。美国哲学家赫伯特·马尔库塞在1950年——此刻他会若何评论?——分析了成本主义经济借助广告来创作发明子虚需求(fauxbesoins)的手段,而这些子虚需求被人们当作真实的需求加以看待:

他们认为,当自己遵照广告的挑唆去步履和消费时,便可以够满足小我的欲望。广告措辞利用了催眠话术:想想那些我们不经意间就记牢的诸多广告词吧。我们错认为这些话语针对的是自己,但它们实则试图触和最遍及的受众,以便把所有人培养为消费者。广告词刺激我们想要取得这样或那样的产品,仿佛它们是为我们量身定做的。

我们经常听到那些所谓个性化定制的广告语:“为了您的舒适,酒吧车厢会迟误开放十分钟”,“商铺为您遴选了一系列物美价廉的良好商品”。在听到这些广告词时,我们认定它们是对着自己说的,我们想着“我的酒吧车厢”“我的商铺”:广告措辞促使小我就其所需实施的某些职责进行自我分辨——如采办、不雅光等等。搜集上的广告则更具操控力,因为它们把持即时匹配,能够直接针对某一个体。我们采办经常常会点击页面上显现的图标“此刻采办立减XX……”,所以我们在花钱的时辰,还感觉自己在省钱。

马尔库塞在《单向度的人》中称:成本主义使人们处在消费的单向维度,即个体只作为消费者存在。在他看来,社会经过进程鼓舞鼓励我们每天取得新的商品,经过进程向我们供给诱人的信贷,实行了一种设有圈套的新型控制手段,而小我对此毫无觉察。我们认为自己去采办这些或那些产品是出在自由的意志,却没法看到,这样一种对产品的欲望现实上是社会制造的,而取得这些产品,会让我们担任持久负债的风险。

经过进程把我们酿成良好消费者,社会将我们归附在系统,并让我们快乐喜爱自己的异化。甚至没必要对此进行审查:因为不再有否决者。

多年前,索尼公司有这样一条著名的广告语:“索尼,实现你所想。”(J’en ai rêvé, Sony l’a fait.)它让我们相信首先存在着一个胡想,继而这个胡想的实现基在一件超凡的产品:高科技的真实魔法。可是,这个胡想从何而来?若何理解我们在产品被生产之前,就已盼望过它?是不是是索尼猜到了人类魂灵深处藏匿的盼望?还是说,它在成功发现一件产品的同时,创作发明了对这个产品的盼望呢?

消费者误感觉实现了自我欲望的满足,却不过是成为市场策略的标靶。他们自认为是索尼所造黑甜乡的主人。这类欲望的幻觉(illusion du désir),斯宾诺莎在《伦理学》等分析过:人们相信自己是自由的,只是因为他们能够意想到自己的欲望,而丝毫不知抉择欲望的启事。他们把欲望本身当作了启事,想象自己可以不受束厄局促地将其实现。

这就像这么一种景象:在一个晚上,稍微多喝了一些伏特加上后,我可以感应一种愉悦,想要找到一个能够倾诉心声的魂灵伴侣。当然碰见了一个算不上密友的人,但我感触感染能用新的编制发掘他,并跟他讲述了我的生活。我不受束厄局促地讲述,没有任何阻止!可是第二天,我疾苦地悔怨将自己如此和盘托出。我自知倾诉的欲望,却忽视了它的启事——伏特加带来的愉悦和无所顾虑——我把欲望当作了启事。一样的,我自知想具有一部“Playstation”的欲望,却忽视了这类欲望的启事是年夜举鼓吹的广告,我把欲望当作了启事,并且相信在游戏机生产出来之前,我就曾胡想具有它。索尼不是一位可以让胡想成真的仙女,而是一个试图创作发明新的欲望的超卓卖家。

可是,实现欲望不见得总会取得满足。相反的,我们常因自己很是盼望的事物而感应失落望。在罗沙蒙德·莱曼的《邀舞华尔兹》中,奥利维亚等待着她的第一场舞会。她做了漫长而详实的豫备:一个新发型、一件新长裙和一条花束腰带。她感动地等候着日子光临。可是,全数晚上,她都有一些失落望:摊在床上显得如此美好的裙子却不合身,把她捆扎得太紧;跟那些没什么吸引力的人跳舞,她感应无聊,又不时强逼自己暗示得兴奋一些。梦的实现恍如降落了梦的诱惑力或吸引力;梦越是曾让我们感应美好,它的实现便越是让我们感应稀松泛泛。我们同化在盼望,就有可能为自己招致良多失落落。

为何会有这样一种不满呢?“满足”(satisfaire)意味着“从中充分地取得,实现所需”。可是,若何知道何为充分?事实是什么样的标准能够让我们判定充分与否呢?斯多葛学派哲学家塞内加、爱比克泰德和马可·奥勒留经过进程对比真实的和子虚的财富来回答这个问题。

真实的财富(vrai bien)能够让我们变得幸福,因其能为我们带来魂灵内在的和善,让我们“不动心”(ataraxie):满足的状态即幸福的条件,意味着我们将不再被那些不中止的欲念晃动,而我们的魂灵也不再感应任何需要填补的空虚。子虚的财富(faux bien)徒有一个真正财富的外表:我们认为它能够带来和善,实际上却远远不足够,当原本的欲望被满足,又会创作发明出一个新的欲望。

正如神话中的达那伊得斯姐妹,假设试图填满一个底部穿孔的木桶,我们将永不能获得幸福,而仅仅是做到了自我躲避。我们想要找到一种身外的满足感,却总是掉:想想哈利·波特的表哥达利,在生日当天的早上发火暴怒,只因为他今年收到了三十六件礼物,而旧年收到了三十七件。

我们的胡想经常混杂真实的和子虚的财富,那些能够满足我们的欲望和那些由社会制造的欲望。是以,需要辩白欲望的真实性,还要杜绝那些广告施加在我们的话术。

马可·奥勒留写道,为了变得幸福,人们需要核阅事物的表征,不去夹杂真实(réel)和真实所投射的表象(représentation),不去夹杂对真实的纯正描述和基在现实所虚构的自我说服。

我们盼望着那些人们向我们吹嘘为精致和稀缺的营养品:配着鱼酱的高汤或马可·奥勒留期间的法兰尼红酒,此刻的喷鼻香槟或鹅肝。这些精彩的菜肴本质上就是动物的死尸、发酵的鱼肉、葡萄的汁液、被残酷催肥的禽类肝脏。我们盼望着一件绛紫色的美丽衣衫——对一个罗马人而言,不会有什么比这更尊贵,但它却只是浸泡在蚬血中的羊皮。

我们盼望具有一部新型手机,为了能够接入搜集,与所有老友保持持久的联系。但它只是帮手我们对他人说:“你知道我在哪儿打给你吗?”“我们几点见?”“你在哪儿?”表征仅仅奉告我们:我是动物的死尸,我是腐臭的鱼类做成的酱汁,我是病变的肝脏,我是羊皮,我是一件能够用来打电话和上网的、昂贵而脆弱的物品。是我们赋予它们一种价值,一种精彩,一种奢华或是一种即时通信的首要性,可是这些想法对客不雅观的表征来说,都是不相干的。

为核阅我们心里的表征,爱比克泰德建议我们搭建一座心里的堡垒(citadelle intérieure)。堡垒中的斥候对每一个表象说道:“请出示证件!”我们是以能够分辨物品带来的表征和那些因外在影响所附加的表象。在体会到对某些物品的欲望使我们变得不幸今后,我们将顺从制服自己的欲望和打动。

这项工作绝非易事,需要不竭进行自我操练,在任由自己被广告吸引之前,对它说:“请出示证件!你想让我采办什么?是一件有用的物品,还是一件没有任何用处、很快令我失落望、毕竟会被我丢弃在衣柜最上层的物品?是一件能够满足我的欲望、让我获得幸福感的物品,还是一件只会制造出新的欲望、毕竟令我变得不幸的物品?”

塞内加在《论生命之短暂》中注释说生命其实不短暂,是我们将其变得短暂:人必有一死,却期望永生。我们不竭地从一个欲望奔向别的一个:想要某样物品,可一旦具有,它又不再令我们感应满足,新的欲望随之产生。我们勉强达成一个自己既定的方针,又想去实现别的一个。政治家永远不成能结束他的糊口生计——甚至被选为总统,他也想要获得连任。一个伟大年夜的征服者将不竭地扩年夜他的帝国。一个收藏家将不竭地补全他的藏品:他为此拼尽所能,可是一旦具有了新的藏品,他就会感应失落落,认为自己的收藏中还欠缺其他的物件。

一套收藏,从定义上来说,就是永不完全的。收藏家的生命在一个又一个欲望之间流逝,他的人生一定是感伤的。让·克莱尔将“一位收藏家在其生前堆集的物品……比作古代文化中环抱在已逝者身边的陪葬品”:收藏家埋葬在物品中间,他把物品堆集起来,筑起“一面无生气的、默然的物品的墙”,面对这些物品,他感慨传染到了“孤独的苦涩”。

胡想是以阻断了生活:经过进程堆集,经过进程将我们投射在未来,我们丢掉落了在自己唯一具有的时辰里生活的能力,我们丢掉落了当下。当下不再是为此刻而活,它是畴昔的沉渍,也是等候的时辰。而此刻变成一种工具,一种取得其自己之外事物的编制,满足感则常常被迟延至未来。与其使自己此刻感受幸福,我们常说“当……时,我将是幸福的”。

可是,幸福只能在当下掌控,生活,就是全然享受此刻,就是在我们保留的当下找到满足。生活意在接收生命的有限,而我们不能用外在的条件衡量,也不能对已完结的打算怀揣不现实的期望。假设依托在未来的胡想取代了当下,当下就不复存在,我们只能等候着当下畴昔,看着我们的手表,盼愿时辰尽快流逝。

在《驴皮记》中,巴尔扎克讲述了拉法埃尔·瓦朗坦的故事。这个掉望的年轻人豫备好了自杀,但一位老古玩商给了他一块驴皮,皮上的梵文写道:驴皮能够实现任何愿望,但每当愿望实现后,驴皮便会缩小,它的主人也将缩短折命,直至死去。拉法埃尔的每一个胡想都即刻取得了实现,可是他的胡想越多,留给他的生命就越少。

为买到新手机,保罗在这几个月省下了所有的零花钱。而在他拿到新手机数星期后,一款性能加倍强大的新机型被搬上了货架……

插图来自片子《了不起的盖茨比》剧照

本文作者:芭芭拉·德·内格罗尼

译者:张蠡墨


欲望,盼望,广告,满足,物品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