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86-123-4567

平台动态

澎湃:从长安到哪吒 传统文化这个大IP该怎么用

  原标题:深观察丨从长安到哪吒,传统文化这个大IP该怎么用?

  不出意料,国产动画大片《哪吒之魔童降世》在上映之后得到满堂彩。事实上,在不久前的点映中,这部作品已经收获了高口碑。日趋成熟的特效和炫目华丽的画面,光凭这两点,《哪吒》已有了和国外动画大片掰一掰手腕的底气。不过,将该片的成功归结为技术层面的进步,恐怕就太过简单粗暴了。

  哪吒也好,大圣(《大圣归来》)也罢,这几年的国产动画纷纷把触角伸向中国古代神话传说,绝非偶然。一来,这些人物形象为广大中国观众所熟知,容易产生亲近感。二来,相关神话传说也确实精彩,为创作者提供了丰富的题材和广阔的空间。

  可是,拥有这些有利条件,不代表一定能奉上令人满意的作品。历史上,中国动画不乏佳作,远有《大闹天宫》《天书奇谭》《神笔马良》,近有《邋遢大王奇遇记》《舒克和贝塔》。不过,优秀作品曾经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断档,也是不争的事实。

  独一无二的文化资源一直摆在那里,今时今日中国的发展水平也能为创作者提供最有力的硬件支持。可文艺创作从来不是简简单单的1+1=2,学会怎样把故事讲好讲透,才是重中之重。

  《哪吒》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就在于打破陈规,大刀阔斧地改造曾经深入人心的叙事模式。本片终于告别了人物脸谱化,不再把哪吒的故事描述为简单的正邪二元对立。哪吒的父亲李靖一改以往不讲情面的形象,变得更有人情味。哪吒的师父太乙真人满口方言,成为了本片搞笑担当。就连哪吒的对立面敖丙以及幕后黑手申公豹,都被本片主创赋予了一层悲情色彩。

  至于哪吒,也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高大全”主角,而是一位有性格缺陷(暴躁易怒、鲁莽冲动)但也不乏正义感的少年英雄。更重要的是,本片主创不再纠缠于哪吒“剔骨还父”这个掺杂着父权、孝道等封建道德色彩的桥段,而是将哪吒的自我认知、成长经历当作叙事重心。

  这样一来,本片做到了与时俱进,贴合了时下年轻观众的心理需求。横向比较好莱坞的超级英雄电影,不难发现,此类优缺点并重的人物塑造模式,更接地气,也更容易被公众接受。

  当然,与时俱进,并不意味着抛弃经典IP中的精髓。哪吒的反抗精神,仍然是本片着重表现的主题。尽管在叙事细节上还存在着种种不足(比如,哪吒直到影片最末端才知晓自己的命运,明白自己的使命,缺少了必要的铺垫),但“你是谁只有你自己说了算”等关键台词还是用最通俗易懂的方式阐释了哪吒的可贵之处。

  既让观众得到感官层面上的“爽”,又能把传统文化寓于春风化雨之中,上述创作路径的大获成功,绝不是偶然。不久前,《长安十二时辰》的走红,同样得益于这一思路。

  摆脱对帝王将相的赞颂和对历史故事的简单重复,《长安十二时辰》的新意来自于主创眼光的“向下”。用主角张小敬的冒险经历串联起长安城中的百姓生活百态,让观众好好领略了一把大唐民俗民情。无论是街坊的地理位置,还是士兵的行军方阵,都激发了不少网友的考据兴趣。

  更可贵的是,《长安》也没有将历史简单化、戏说化。和《哪吒》一样,该剧也没有脸谱化地处理人物角色,而是让观众看到不同阵营之间的对抗以及封建王权对其形成的制约。一部影视作品愿意通过自身努力来解释大唐由盛转衰的原因,并且能够引发观众的共鸣,这无疑是值得广大文艺工作者借鉴和学习的。

  我们常说要普及传统文化,但怎么普及?空喊口号显然不能解决问题。《哪吒》和《长安十二时辰》的走红,都有力地证明,一部优秀的文艺作品可以在加强中国文化软实力的进程中起到怎样的作用。

  当然,它们也都面临着各自的问题。比如,在《大圣归来》《哪吒》之后,《姜子牙》又将在2020年闪亮登场。但一些国产动画的成功,会不会引来一大批跟风之作,造成创作中的高度同质化?又比如,《长安十二时辰》的篇幅过长,中后期剧情拖沓枯燥,注水严重。这些现象都在提醒我们,文艺创作一旦向资本低头,会带来怎样的恶果。

  如何扬长避短,在守正的基础上不断创新,这是对中国文艺工作者提出的更高要求。中国观众是识货的,什么样的文艺作品经得起检验,他们一定会用自己的手和脚来投票。

2003-2017 多宝平台_娱乐平台官方版权所有   晋备450353号